三農網小程序活動進行中
 當前位置:農業知道> 頭條新聞 >

熱門搜索: 種植技術 龍蝦養殖 冬蟲夏草 綠蘿

土味、硬核的短視頻吸粉上百萬后,華農兄弟和廚師王剛轉型“做實業”

2019-6-4 16:02 | 發布者:admin | 來源:
土味、硬核的短視頻吸粉上百萬后,華農兄弟和廚師王剛轉型“做實業”

(2018年11月18日,江西全南縣南逕鎮古家營村,錄制結束后,劉蘇良(左)和胡躍清收好設備。圖/IC)


短視頻里的回村青年

本刊記者/毛翊君

發于2019.6.3總第901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
“漂亮”的東西被華農兄弟展示到鏡頭前,接下來的命運基本就是被吃掉。它們大部分是竹鼠,也有可能是山果、蔬菜、雞鴨魚。盡管華農兄弟更愿意承認自己的身份是竹鼠養殖戶,但在西瓜視頻和B站突飛猛進地分別拿下246萬和303.8萬粉絲,讓他們已然成為現代意義上的“網紅”。

類似的,還有同樣在西瓜視頻以及B站出沒的廚師王剛,以及快手上的手工耿等等。王剛的視頻背景單一,仿佛總在一個飯店后廚,他常常直白地報了菜名之后,把食材切煮的流程迅速呈現,滿滿的干貨被網友稱作土味硬核的做菜教學,讓他坐擁兩百多萬粉絲。快手上的手工耿,在村子里創造出一些看上去沒有用的東西——比如,用螺絲帽做成彈弓,把菜刀改成梳子——吸引了319萬粉絲。

這些農村網紅在不同的平臺找到坐標,本質上,是展現了鄉村生活的另一種截面,對不同生活圈層的人群產生出沖擊力,讓對方獲取到一種稀缺性的觀感。

另一方面,他們自己的生活因此發生改變。幾乎是在2016年的短視頻風潮后,他們從普通的離鄉打工者逐漸變成返鄉創業的人,通過鏡頭營收各大平臺的流量分成,甚至進一步開拓出電商變現的渠道。

流量


鏡頭里的劉蘇良有一種天然的淳樸感。他是華農兄弟組合里出鏡的那一個,隨便找身日常的衣服就開始了錄制,有時候甚至是沾滿泥土的牛仔褲和大拖鞋。組合里的攝影小哥胡躍清看上去冷靜穩重,拿著叁腳架和攝像機對著劉蘇良,任他自由發揮,很少出言“擺布”。

兩人湊在一起有諸多默契。他們是江西贛州古家營村的老鄉,劉蘇良想賣竹鼠,胡躍清在摸索自媒體創業。視頻里的場景,基本在他們從同村人手里租來的廢棄養豬場里,和以此為圓心的方圓叁公里范圍內。千只竹鼠住在其間的磚土房中,300多平方米的空間被木板隔出上百個方方正正的窩,一到它們啃竹子的飯點,這里就像上千鋸子來回運作的工廠。

劉蘇良打開門鎖,進竹鼠場巡視一圈,再拎起可以被吃掉的竹鼠,是視頻里經常有的情節。下一個場景往往是河邊,竹鼠開膛破肚躺在燒烤網上,被撒上胡椒、孜然等等。

長得太丑、吃得太多、中暑、腸胃不好,都會是竹鼠的“死因”。B站的彈幕不斷涌出來,淹沒屏幕,“解鎖新死因”“強行去世”“惡魔的微笑”——劉蘇良對待宰的竹鼠浮起笑容是網友最歡喜的一刻,他們由“華農一笑,生死難料”展開各種想象。

其實,胡躍清最早的拍攝內容只是關于自己的童年趣事,多半是在河里釣魚抓魚。那時,他還不認識劉蘇良,出鏡的是他初中同班同學譚海洋。他先是在今日頭條上看見有人拍鄉村視頻,覺得挺有意思,想著自己也能拍,于是就在2017年4月注冊了今日頭條的西瓜視頻賬號。

那時,短視頻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。早在2013年,短視頻平臺最初成型,與新浪合作的移動視頻技術服務提供商一下科技推出產品“秒拍”,明星推波助瀾,帶起了原始用戶量。緊接著,騰訊也誕生了一款短視頻應用“微視”。相比之下,快手是一個階段性的突破,直接把用戶群下沉到鄉村,草根、惡搞、土味成為捕獲同類群體的定位。

胡躍清發布視頻兩個月后,也不斷獲得獎金——一萬流量能拿二十塊錢。最多的時候,他們一個月收入過萬元,扣掉20%的稅,他和譚海洋曾經一人分到幾千塊。漲粉和收益讓他看到可以堅持下去的空間。但不到半年,譚海洋迫于家人的壓力,重新出村打工,胡躍清在這之后發現了同村養殖竹鼠的劉蘇良,找到了新的核心題材——也就是后來的竹鼠。

去年8月23日,胡躍清開拓平臺,開始運營B站的“華農兄弟”賬號。主要是粉絲的呼聲推動,他們總結了華農兄弟“吃竹鼠的100種理由”,想看更多關于竹鼠的內容。那天,劉蘇良把一只打架受傷的竹鼠烤了,視頻一下上百點擊量。之后粉絲迅速增長,第一天突破兩萬,到了9月份,每天增長上萬,甚至幾十萬,很快突破了百萬。從零粉絲到現在的200多萬關注,基本是在那半年確定下來的。

也是2017年,王剛在廣東珠海的一家飯店里,趁中午休息的時間跟同事圍在一起看快手,刷到“喊菜哥啊”一邊炒菜一邊把過程喊出來的視頻,他馬上跟老板吹牛,說自己能做得比人家好。老板當天幫他錄了一個切茄子的視頻發到西瓜視頻上,推薦量達到二十多萬,閱讀量一萬多,王剛瞬間感覺很有成就感,把賬號經營了下去,也逐步拓展到B站。

去年10月份,王剛出現在華農兄弟的農場,他表現出第一次見到竹鼠的驚訝,華農兄弟烤了一只竹鼠招待他。第二個月,在王剛的視頻里,他拎起一只“心事重重”的竹鼠在鏡頭前,展示了一道川菜版的“寬油竹鼠”。觀看量一下成為全站日排行的第一名。

這次見面是西瓜視頻促成的。2018年9月,西瓜視頻分別簽約了王剛和華農兄弟,分配了身處北京的經紀人,打理活動安排,打點廣告和宣傳業務。找上來的平臺不少,他們都選擇簽下了最先找來的一家。用華農兄弟的話說,就是有個平臺,能規避他們不知道的風險,以及“如果沒有媒體記者,我們兩下就被互聯網埋沒了嘛”。有什么具體的知名度提高,他們說不上來,也不太懂。

4K像素,兩個機位


雖然對技術懂得不多,但他們倒是不約而同注意到了視頻的質感和機位的問題。畫面要清晰,用4K像素,要有不同的機位。看上去有點專業,其實不難。

王剛對機位的把握就是,要有兩個視角,就好比他在做學徒的時候請教別的師傅,一個是他看的視角,一個是師傅的視角。起初,他只是在老板和同事的幫助下,用手機錄下自己做菜的視頻,稍微剪輯一下上傳,為了以后去別的飯店應聘廚師長時,不需要再頻繁地試菜,直接可以給對方看視頻。

他叁天左右更新一個視頻,沒想到點擊量一直上漲。這個效果的推動之下,他產生了興趣,想之后當事業做下去,花了一個月的工資買了臺索尼攝像機,那大概是在他錄視頻的二十多天。沒過多久,又添置了臺近五千元的微單,用于拍攝兩個機位,又自學了十幾天剪輯。

他會去看快手和今日頭條上的視頻,直到找到自己的定位。如今,王剛認定,當下的成功,歸功于他把復雜的做菜流程簡單化的思維,也是因為他多年做菜積攢下的對菜的獨特理解。

胡躍清也為了視頻的高清效果,不惜花十幾萬,先后買了索尼DV、兩個單反、叁臺攝像機,還有兩個無人機。從原先的一個鏡頭拍到底,胡躍清慢慢開始想到要取近景,拍一些動物的特寫。對于劉蘇良的發揮,基本一條過,要真實的效果。劉蘇良喜歡跟動物互動,比如抓起小豬來稱重的時候,他就像平時說話,“你好,來稱一下你,看能做幾斤烤乳豬。”“別叫得這么慘等下你老媽要來咬我了……”

上山爬樹把竹節果搖下來,劉蘇良就會順手遞到你面前讓你嘗一下,“很漂亮的這個”,他張口就是這樣的形容詞。網友總結過,劉蘇良口中很漂亮的東西,最后總是會被吃掉。劉蘇良卻沒有意識到,“我們這里形容東西都是說漂亮”,這是他理所當然的、真實的表達方式。

胡躍清意識到劉蘇良自帶幽默感,這種幽默不體現在他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里,而在遠離他們的城市、與他們年齡差距甚遠的學生的觀感中。那些年輕的粉絲覺得劉蘇良看著竹鼠,臉上露出的笑容是喜感又樸實的那種,可供調侃,又不低俗。胡躍清就順其自然地讓他發揮,流量真的保持下來。

他們會去看網友的彈幕,網友給動物們起了名字,他們就用上了。沒有人教過他們,他們自然地互動起來。他們一兩天拍一次視頻,胡躍清用晚上的時間來剪輯,5分鐘的成片通常要制作四五個小時。

火起來的人越來越多元,有著百萬的流量算不上全民性的焦點,但可以獨居一隅,自己賺著自己的錢。華農兄弟不想透露具體賺了多少,怕鄉村青年一下把做視頻想得太過美好。但現階段看來,日子是超越了他們之前的計劃。

回村青年


他們原本和進城務工的第二代農民工沒有什么區別,中學輟學,離開自己的村子,到沿海埋頭成為最累的勞力。奔頭就是,一個月拼命干,拿到四五千元就會很開心,再模糊地展望一下未來,告訴自己生活會慢慢好起來。

要說有那么些不同的地方,就是他們有著回鄉的期望,并且多少有一門嫻熟的獨特的手藝,又在無意之間能將之與短視頻的形式完美結合。

但這在中國的農民中,比例并不高。放棄打工,是需要付出成本和面對失敗的勇氣的。2013年,劉蘇良從東莞回鄉時,在廣東的養殖場買了42個竹鼠種苗——也就是剛出生的幼崽,花了七千多元。他把它們養在自家老房子里,下雨的時候沒注意,涌進來的水積漲起來,竹鼠泡在里面久了,死了一大半。

整整過了四年,到了2017年養到一千只,才開始做起批發生意。

而胡躍清回鄉的時候,湊了十幾萬元把鐵皮石斛種下去,等著兩年成熟,作為藥材出售。但這東西價格漲跌太快,不好做,也就一直放在那里。

如今,村里的年輕人知道他倆在家做視頻賺了些錢,但也沒人愿意放棄在外的工作回來做同樣的嘗試。因為風險并不好承受,打工的收入微薄但至少固定,還不用承受鄉里鄉親的嘲諷。

年紀輕輕回鄉,是不被現代鄉村所接納的,離開村子去賺錢,才是被默認應有的出路。胡躍清和最初的伙伴譚海洋上傳第一條視頻的時候,周圍都不看好,家人、村民評價都很負面。譚海洋回村的時候還沒成家,父親說他游手好閑,為此天天跟他吵架。他堅持了半年,還是出去打工了。

王剛則從珠海回到老家四川自貢富順縣,在菜市場旁邊租了個店面做工作室,專門錄炒菜的視頻。在店門對面的小區里,他又租了一套民用房,用于剪輯。短視頻的流量成功帶起了淘寶店的銷量,他做起了一家工作室,招了一個助手和攝像幫忙,淘寶店交給了學貿易的哥哥,月銷量好的時候有幾十萬元。電商收入和平臺的流量分成成為王剛穩定的收入來源,結婚和買房欠下的債基本還上了,近期的規劃是再開一家餐館,把重心放在實業上。

而去年國慶,華農兄弟的竹鼠場陸續來了一百多個粉絲,還有開著房車、帶著孩子來的。孩子是B站的用戶,見到華農兄弟很高興,要看竹鼠,要和華農合影。

古家營村80%是山,村組之間隔得遠。因為修路,現在沒有班車,進出村子都是搭鄰里的順風車。胡躍清老家所在的村組,因為當年路沒修好,出入不便,蓋房子的材料也難以運送,大家都搬離了。空房子有好多處,村子的入口處的一個老村組,原先是一個小礦區,礦挖空了,人也走光了。

雖然相比城市生活,華農兄弟還是喜歡自己家鄉的山水,但孩子的教育問題還是得在縣城解決。縣城的房價四五千,買個好點的房子是他們接下來的打算。他們也想把賺錢的重心放在竹鼠養殖和銷售的實業上。

短視頻給他們帶來網上的訂單,但是因為沒有取得國家的檢疫證,無法加工售賣。但不宰殺制作,活體快遞也是個問題。他們感覺短視頻的熱度遲早會過去,網友們從不是長情的人,或許很快就會不再對他們上傳的內容感興趣。

農村網紅們在經歷了從打工者到“明星”的身份轉換之后,也都明白,自己終將面對從高處緩緩降落的必然。只是,當觀眾蜂擁而至的快感與實惠消失之后,他們如何重新面對自我,這是任何人都未曾經歷過的。

關鍵詞:

相關報道:

     

    華為小米硬碰硬,買手機到底選擇華為還是小

    2019-06-04其實華為手機的粉絲和小米手機的粉絲一直在網絡上都是互懟,喜歡小米手機的自然是覺得

    華為喜事連連,繼P30后又一重磅機型即將發

    2019-06-04華為喜事連連,繼P30后又一重磅機型即將發布,該有的配置都有?最近一段時間對于華為

    中國制造AI芯片落后?華為新機搭載麒麟980

    2019-06-04最近華為P30Pro大熱特熱,可以稱為19年上半年關注度最高的的國產旗艦機了。它憑借著卓

    華為概念新機:麒麟980+6800萬+鴻蒙系統+42

    2019-06-04最近,華為的發展突飛猛進,華為的強大也讓很多對手坐立不安,因此,很多巨頭的針對也

    真機評測丨華為麥芒7,用2199買部懂自己的

    2019-06-04華為麥芒系列手機的定位人群是初入職場的年輕人,這些人個性張揚、有強烈的上進心,大

    華為官宣:6.5發布新機!這個系列你可能不

    2019-06-04華為再曝新機型,這個系列你可能不知道,可能采用麒麟9系芯片華為手機靠著自家的芯片

    華為旗艦遭挑戰:降500+7nm麒麟芯片+4000mA

    2019-06-04華為手機最近兩年的表現確實是可圈可點,不管是從我們肉眼所見的外觀設計,還是到最核

    5G資費貴嗎?

    2019-06-04【科普小博士】5G來了!讓人充滿想象。那么,5G究竟比4G強在哪兒?5G比4G多了什么?5G

    “警察同志,我田里有兩只鱷魚”,農婦被嚇

    2019-06-04來源:廣州日報“警察同志,我在田里發現了兩只鱷魚!嚇死我了,趕緊幫忙看看!”5月2

    一夜醒來,蘋果亞馬遜谷歌等蒸發萬億元!美

    2019-06-04來源:央視財經周一,美國叁大股指收盤漲跌不一,受到科技股集體調整的拖累,納斯達克
    三農小程序活動進行中

    頻道推薦

    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